晴天雾茫茫

【海贼王】赤犬的生日贺文

观看前提:
1.八月十六日破壳的萨卡斯基,祝你生日快乐!
2.库赞♀×萨卡斯基
3.晋江有同篇,但这是初稿
4.萨卡斯基小名盃盃
5.禁止转载!!

以上!!!

深夜的马林弗多在月光的笼罩下,显得肃穆而沉静,零星几点温暖的光透过窗户,为这个在大海上威名赫赫的海军本部添上了几许寂寥。

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,沉浸在公文里的男人抬头,身材高挑的女子赤着脚,懒懒地站在那里,蓬松地黑发松松垮垮地束起,还有调皮的一缕垂在白皙的脸旁。

“哟!”注意到男人的目光,她还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,好似只是路边巧遇一般,完全没有半夜闯入别人办公室的自觉。

萨卡斯基懒得和她计较这个,他扔开笔,直接大踏步上前,厚重的海军大衣落在了女人的肩头:“你这是个什么打扮?鞋子呢?既然出门就给我好好穿衣服!”

库赞偏头,让萨卡斯基伸手捋顺了她翘起一边的衬衣领子,她撇嘴:“萨卡斯基,你好啰嗦啊。”

年轻的海军将领立刻崩出了一根青筋,库赞伸开手,搭在他的肩头,笑嘻嘻道: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萨卡斯基抬手就把这个对自己的美貌毫无自觉的姑娘的头推远了,他忍不住沧桑地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自从遇见了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,硬是老了好几岁:“库赞准将,我记得你不是早就下班回家了吗?这么晚了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哦,这个啊,”库赞抓了抓头发,“我这不是突然想起,今天你生日吗?所以我从床上爬起来找你了。”

一大把乱七八糟、一看就是随手摘来的花儿被一根花纹特别眼熟的丝带束着,然后被面前的姑娘不知道从哪里掏了出来,塞进了他怀里。

“噔噔噔,生日礼物!”

萨卡斯基面色深沉地捧着这束不管怎么看,都特别可疑的花,陷入了沉默。

“意不意外!”

“意外。”看着亮晶晶的眼眸,他的手在颤抖。

“惊不惊喜!”

他艰难道:“…………惊喜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!”库赞笑得可开心了,“因为我就是从你的院子里摘来的!”

还顺带撕了老子的窗帘当丝带是吧?

妈的!

萨卡斯基深吸一口气:“…………老子的盆栽…………”

“库赞!!!!”

“哎!”见势不妙已经一脚踏出窗户的库赞回头,然后被暴怒的男人一把抓住脚踝,硬生生拽了回来!

“冷静,冷静啊萨卡斯基,”库赞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她伸手就扬起掉落在了地上的海军大衣,罩了身材高大健壮的男人一脸,然后手脚并用地缠了上去,死死地抱住不松手,“冷静!冷静!萨卡斯基我错了!我再也不敢了!萨卡斯基,萨卡斯基……”

“……库赞,”隐忍的男声响起,没有人看到大衣里的男人的脸上绯红了一片,“老子、我不生气了,快给我松开!松手!下来!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松开,”然而库赞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,反而抱得更紧了,“你不要激动,冷静,冷静啊盃盃。”

那你倒是松手啊!

暗红的熔浆滚动着吞噬了雪白的海军大衣,库赞松手,连滚带爬躲宽大的办公桌另一边去了。

“你……”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,“盃盃,我道歉。”

看着库赞讨好的笑,萨卡斯基沉默了一会儿,恶声恶气地说:“过来!你头发乱了,我帮你整理。”

“就知道盃盃最好了!”知道这是不再追究了的意思的库赞喜笑颜开。

“不要喊老子盃盃!”

“嗨嗨,”库赞微微低头,任由身后的男人轻柔地用手梳理着她的头发,“你说不喊就不喊 。”大不了我在心里偷偷地喊。

盃盃,生日快乐!

“萨卡斯基,生日快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