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天雾茫茫

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(二)

1.我就不重复一遍食用说明了(其实是懒)
2.请仔细阅读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的食用说明,因为我不会再说第二遍(其实是在企图光明正大地懒)
4.本文拒绝转载(严肃脸)
5.欢迎小天使们来玩,香巴真的超冷的(哭)
6.香克斯×巴基♀
7.以上!!!

第二章

      森林里的蛇虫鼠蚁总是最毒的,还防不胜防,涂上再给力的驱虫药都没多大的用处,只好自己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 “岂可修!”忍受个鬼啊忍受!!

      巴基半夜又被蚊子咬醒了,她几乎是暴跳如雷般地跳起来,额头重重地撞上了粗壮的树枝,疼得她只能选择深深地捂脸。

     “连你一棵树也来妨碍本小姐!早晚砍了你!混蛋!!”

      她狠狠地捶了下身后靠着的树干,还是选择了和仇恨值更高的蚊子死磕。在眼疾手快地拍死四五只围绕着自己吃饱喝足了的蚊子后,巴基就再也睡不着,只好郁闷地睁着眼睛直到天边鱼肚白。

      夜晚的森林太危险了,还有不知是敌是友的罗杰海贼团在,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 天一亮,她迅速跳下了树,在树林间穿梭,努力摸清楚地形,然后踩点的她好像听到了什么,循着隐约传来的水声走去,就看见了一片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  脚下是一片陡峭得几近悬崖的山坡,细细的水流从上方下来,落在山坡下的小谭里,砸出哗啦啦的声音。

    “哎,瀑布啊。”

      巴基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 眺望而去,天空与大海连成长长的一线,几只海鸥叫着直冲上云霄,又坠下碧波荡漾的海面。

      巴基眼里倒映着亮晶晶的海,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 多么美丽,辽阔的大海啊!

      她撩起耳边的碎发,对着这片大海伸出了手,然后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收紧五指成拳,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。

    “给我等着!本小姐早晚有一天,会穿过你的怀抱,把沉没的宝藏统统搬进我的宝库,然后成为一个财宝堆满仓的大海贼!”

     “这是你的梦——想——吗?超——棒——的——啊!”

      那当然,本小姐的梦想是最棒的!

      巴基先是得意洋洋的笑了一下,低头想要夸奖一下说话的人的有眼光,结果下一秒,反应过来了的她脑海里简直是轰地一声,炸出了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   这座荒芜的小岛只有她和罗杰海贼团那群活人好吗?!

      巴基僵硬着身子,连眼珠子都不会转了,她仿佛是一个刚刚被转了发条的发条娃娃,发条往回转一下,她就把头低一点,等到发条回位,她也把底下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 是一个戴着草帽的红发小子,笑得傻兮兮的,看到她在看他,还笑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 划重点,红头发。

      巴基这一刻简直是福如心至,她也不知道罗杰海贼团几个红头发的,甚至不知道昨天她看到的那个人的红到底是不是红发,但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告诉她,就是这个人!绝对就是他!

       ——这种莫名的预感,我们通常称之为“女人的第六感”。

      巴基立刻就从发条娃娃的状态脱离了出来,她怒火冲天:“偷鞋贼!快把我的鞋子还给我!!”

     “哎?”对于巴基的指控,香克斯茫然脸。

      思绪捋顺了的巴基底气十足,昨天的惊弓之鸟的状态已经被她当成了黑历史压箱底了。此时看着这个看见了她昨天那么狼狈的样子的家伙,如果不是顾及罗杰海贼团可能会把她揍成小饼饼,她恨不得现在上去把人打到失忆!

     “噗哈哈哈,原来香克斯你那只鞋是偷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  一个人笑着弯下了腰,而直到他笑出了声,巴基才发现了这个不知道围观了多久的家伙。

      什么……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?!巴基大惊失色。
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 然后这人话音刚落,一阵明显混杂了好几个人的笑声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  巴基看着接二连三从树林里走出来的人,脸都吓青了。

      她最重要的底气来源是在于香克斯是孤身一人在这里的,所以才敢怼他,这个时候看他不是落单的了,就有点怂了,想跑。

      她色厉内荏地喊:“当然是偷的,不然我还送他一只鞋吗?!”

      不过最后还是没能下定决心跑,她想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鞋弄回来,如果可以,巴基还是不想真的去编草鞋的。

     “既然这样,我让香克斯回去把鞋子带过来给你——?”有人笑眯眯地喊。

      你当我傻啊!要是这小子回头通风报信,带更多的同伴过来怎么办?那本小姐岂不是跟被包饺子一样包圆了!虽然你们现在已经可以把我像包饺子一样包圆了QAQ。

      巴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因为这两天赤着脚行走在森林里,所以已经伤痕累累的两只脚,一咬牙,拼了!

      罗杰海贼团这些年不滥杀无辜的名声总不会是空穴来风!她就赌这么一回又如何!就算她在他们眼里非常可疑,但也不至于一下子就直接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  本!小!姐!就!拿!只!鞋!

      拿完就走,绝不停留,反正你们总不可能在这里开满三天的宴会,第四天才走人!

     “喂——”她对着下面喊,“偷……那个戴草帽的小子——!红头发的那个,要接住我啊——!!”因为有求于人,所以没敢接着喊偷鞋贼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  香克斯一愣,就见那个红鼻子的女孩子张开手,直接纵身一跃,他睁大眼,连忙向目测着的下落地点跑过去。

      跳下去的时候,巴基满脑子都是“本小姐下次一定随身带双备用鞋!”和“一只鞋引发的惨案!”。

      落下去的时候,巴基想着“虽然这个高度顶多摔成骨折,但是如果红头发的小子你没接住我,本小姐以后做鬼了都不放过你!”。

      地面好像近在咫尺的时候,巴基心里就只剩下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了。

      貌美如花的少女从天而降,深蓝色的发丝迎风飘扬。红发的少年张开了怀抱,后退几步接住了少女。那一刻,蓝色的发丝和红色的头发短暂地交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 “哇哦。”已经沦为围观群众的众人不由得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  赌!赢!了!

      巴基的脸埋在少年的怀里,嘴角止不住地上扬。

      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的香克斯只有一个想法,也说了出来:“好重。”

      本小姐好像听到了什么失礼的话。

      巴基在香克斯的怀里抬头,双手搭在香克斯的肩上,咧开嘴阴森森地笑了。

      好像就是这个人,说本小姐好!重!的吧……

      就见她猛然暴起,上身一仰,抬膝就给了香克斯的腹部重重地一击,然后借此力道一个后空翻,完美落地。

      就让本小姐来用行动告诉你,非议一个女孩子的体重会受到怎样的教训吧!

     “啪啪啪,啪啪啪,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  这一套动作直如行云流水一般,干净又利落,激起围观群众的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 “你干什么啊!”自觉无缘无故就被打了的香克斯不干了,“为什么要打我,快向我道歉!”

      彼时的香克斯还没有达到以后就算外人欺我辱我,只要不涉及同伴,就一笑置之的高深境界,尚还年轻气盛的他对于巴基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 “打得就是你!”巴基的火也很大。

     “哈?”于是香克斯也生气了,“你这个红鼻子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 “你说谁是红鼻子啊!啊?混蛋!!”最讨厌别人说她红鼻子的巴基立刻跳脚。

      香克斯迟疑:“那……小丑鼻子?”

     “你说谁的鼻子又大又红,是小丑鼻子呢?!本小姐是巴基!以后会成为拥有众多财宝,享尽荣华富贵的大海贼的巴基!给我恭恭敬敬,感恩戴德的记在心里啊!你这个混蛋!!!”巴基怒吼。

      香克斯从善如流地改口:“巴基,无缘无故就打人是不对的,快向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 “做梦!休想!”巴基果断拒绝,“而且你这个家伙对一个女孩子说了这么失礼的话,也好意思装无辜啊!

     “失礼吗?”香克斯恍然大悟,“原来不可以对女孩子说好重的吗?”说完他还嫌弃了一下,“可我说得是实话啊,你们女孩子真奇怪,实话都不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巴基上前一步就揪起了香克斯的衣领子,“快给我把这话收回去!收回去!”

      香克斯:“不要,我说得明明是实话啊,我又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 “你还真敢说啊!”

     “有什么不敢说的,我是对的啊,你确实好重,我都差点没抱住!”

     “你还真有胆啊!”巴基气急反笑,“一决胜负吧!你这个混蛋!!”

     “不要,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海贼。”

      这家伙是在小看本小姐吧?绝对是在小看本小姐吧!巴基阴沉下脸,这下子,她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 “你这家伙……”

评论(5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