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天雾茫茫

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(四)

1.香巴真的好冷啊,求温暖
2.有原创人物出场
3.不要问我剧情怎么这么强行,我会告诉你这是伏笔(圆bug中)
4.以上!!!

第四章

      香克斯!!!

       血色模糊了视线,巴基的呼吸一顿,雪白的牙齿在唇上重重划过,甜腻的铁锈味溢满了口腔。

       “岂可修!”

       半身浴血的红发少年反手就是一剑,剁下了一只狮子的爪子,甚至还有闲心后退几步,把头上的草帽扣在了蓝发少女的头上。

       蓝发的少女满脸问号:“香克斯?”

       等等,是不是哪里不对?

       他的笑容灿烂:“巴基你等等,我很快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看着根本就是活蹦乱跳的香克斯,巴基吐出一口血腥味的气,笑骂道:“谁要等等你啊!笨蛋香克斯你现在被狮子咬一口根本就是活该,本小姐都跟你说了扛着更好了,你偏不听!”

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想抱着巴基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由此可见,香克斯你果然是大笨蛋。”巴基动了动手指,发现虽然艰难,但是手指可以稍稍听从大脑发出的指令了,“难道你跟我明说,本小姐还会……确实不会让你抱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怎么想都太奇怪了吧,我们今天才算是互相认识了啊。”巴基露出嫌恶的表情,“而且搂搂抱抱的好恶心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就像是假设刚刚你是扔开我,自己逃跑了一样的恶心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会独自逃跑的,”和狮子的搏斗中,香克斯回头认真地说:“我绝对不会扔下同伴,独自逃跑。”

       少年的神色太笃定了,笃定到旁人看着他,就像是在看着明知世人皆蒙昧,却依旧大喊“神明不过是你们拜出来的假物,这世间万物存在的理由就是没有理由”的智者。巴基作为一个旁人,此时看着他,九分荒谬空白的茫然,一分不知为何的哑然。

       巴基咽下本来要说的“然而我们并不是同伴,所以你果然还是要逃跑的!”这句话,话锋一转,喊了句:“香克斯!”

       她别过脸,此时收拢了平时的张牙舞爪的她固然少了草木破土而出的鲜活,但也因此显得柔软芬芳。

       巴基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:“本小姐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既然你当我是同伴,本小姐自然也会回以相同的羁绊!

       一时之间,两个人都安静下来,寒光一闪中,是狮子咆哮地哀鸣,而巴基正慢慢的积蓄力气,准备一举从趴着翻成仰躺。

       香克斯眨了眨眼,突然开口:“巴基,你要多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哎?”巴基先是茫然香克斯话语的没头没脑,然后就被香克斯的祈使句激起了一丝火气,“少来命令本小姐!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耐心地解释:“你那么安静,我会以为你被鸟叼走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谁会被鸟叼走啊?!”然而香克斯的解释不仅没有降下巴基的火气,反而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   “罗杰船长就会。”

       巴基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你说得好有道理,本小姐选择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 回想起昨天目睹的雷利爸爸(雾)与罗杰大儿子(大雾)的家暴(弥天大雾)现场,巴基的额头上滴下了一滴汗,她的嘴角一抽,无力地问:“除了雷利桑外,你们罗杰海贼团还有靠谱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或者说,有靠谱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   剁掉最后一只还坚‖挺着的狮子的耳朵,香克斯边打边思索了一会儿,抬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:“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   这就默认了啊?好歹给本小姐反驳一下啊!不要放弃治疗啊!

       巴基还能对此说什么呢?只好说:“你们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嘻嘻!”随着最后一只狮子的倒地,香克斯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,“我也这么觉得。大家开心就好了!”

       不,本小姐并没有夸你。

       少年的怀抱单薄有力,散发着让人隐隐发烫的温暖,揽着你的腰抱起来的时候,就像是你跌入了一汪暖暖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 巴基把头搁在了香克斯没有受伤的那一边的肩膀,帽檐遮住了她的视角,只能看见少年的下巴。

       “香克斯?”于是她便不自在地挪动了下,白皙的脸颊在衣料上压出一条细细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 两个人的脸颊的距离本就贴近,这一动,巴基的每一次呼吸,就像是吻在香克斯的耳廓上轻轻吐气一样。

       “香克斯,本小姐有一个问题一直没明白啊,”巴基还浑然不觉,“你既然游刃有余,为什么要跑啊?把本小姐放一边,不就可以放开打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只觉得巴基吐气时的气流吹得他的耳朵好痒,他有些受不了地别开脸,听了巴基的问题,又转过脸来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说这个啊,”他哈哈大笑地说,“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这样啊……

       粉嫩的唇张开,露出里面一口的锋利的牙齿。
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——痛!巴基松口啊——!快松口!”然后香克斯的惨叫就这么惊起了森林里此处鸟儿的骚动不安,纷纷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 “这种错误再有下次,就不是一个牙印那么简单的事情了,本小姐直接把你的耳朵咬掉信不信!”

       广阔无垠的大海上波光粼粼,浪涛在沙滩上蔓延,遗落下大海里的星星之后,又回来寻找,却把星星退得更远了。

       “香克斯你不要告诉本小姐,”巴基盯着那颗海星,声音轻飘飘的,“你这是迷路了啊?”

       耳朵隐隐作痛的香克斯抖了抖,连忙说:“我们船医从不在荒岛下船,现在应该在奥罗·杰克逊号上。”但奥罗·杰克逊号好像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 香克斯:QAQ。

       “香克斯你说错了,”说话的女子有着清丽的眉眼,额心压着一颗水滴形的宝石,唇角自然上翘,“我现在可是既没有在奥罗·杰克逊号上,也在荒岛下船了哦。”

       她慢悠悠地从一颗半人高的石头后晃出来,脸上红霞满满,还低头打了个酒嗝,露出乌发挽成的秀气的发髻上,斜斜插着的一支木簪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才刚刚给雷利让位,让他去救成了鸟食的罗杰。香克斯你这是去哪里野了?”她轻轻柔柔地笑着,“竟然还受伤了。据我所知,这个岛屿应该并没有可以让你受伤的存在啊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的事等下在说,”香克斯的额头上无端端地冒出了细汗,“巴基突然动不了了,船医桑能帮忙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没问题啊,我医药箱带下来了。”船医的笑容虚化了几秒,又逐渐挂上了真实的笑容,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就袅袅婷婷地走了,巴基感觉香克斯原本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,抬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 一道暗光在眼里闪过,巴基张口咬着香克斯的头发扯了扯,“船医桑?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看了船医的背影一眼,小声解释:“船医桑的真名没有人知道,船医桑是代称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谁问你这个了?”巴基白了香克斯一眼,“看看这一地的酒瓶子。”她难得委婉地说,“她现在不是应该更需要一碗醒酒汤?”

       “放心吧小姑娘,”船医突然停下脚步,“一个合格的海贼可不会因为喝酒而误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,”她从一块礁石后拖出医药箱,“把这个姑娘放下,你就从哪来回哪去吧。”后面这句话明显是对香克斯说的。

       “不是,”巴基睁大了眼,尤其是香克斯真是听话地把她放在一颗礁石上的时候,“你不是罗杰海贼团的船医吗?香克斯的伤你就不管了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一个庸医,也就看看普通的疑难杂症,”船医打开医药箱,“像蠢这种绝症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她似笑非笑地抬起头:“请恕我无能为力。是吧,明明可以不用受伤,却还是被自己蠢伤了的香克斯?”

       “还有你小姑娘,不用担心。我虽然就是一个庸医,但最基本的医德还是有的,不至于无缘无故对一个不相识的小姑娘下手。我要是真的对你动手,你以为香克斯在这里又如何?”

       被戳破了小心思的巴基讪笑道:“我就是有点紧张,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随便你,你要是实在不放心,就让香克斯在这里也可以。”船医从医药箱中拿出了一个小棕瓶,直接倒在了巴基的脚上。

       巴基转头就咬了让她背靠着的香克斯的手臂。那个小棕瓶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浇在脚上的时候,酸爽的就像是把辣椒粉和盐一起糊在伤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 @“不是什么大问题,你只是因为在被西西草划伤了之后,同样的地方又被薇儿虫叮咬了。西西草和薇儿虫的混合毒素一般都是用来紧急麻醉的,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。就算是放着不管,过了一段时间,身体也会自动分解掉。”拎着巴基的脚踝细细观察,又捻了点尝了下,船医松手,淡淡地说,“你运气不错,森林里致命的毒不知凡几,你赤着脚,却只中了最无关紧要的一种。”

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(三)

1.好久没上来,填填土
2.老规矩(虽然并没有人看,但我可以假装有人在看)
3.ooc预警
4.以上!!!

第三章

       昨天的宴会实在是非常尽兴,结果今天罗杰海贼团十个有九个半都醉倒在地上,爬得爬不起来,雷利于是吩咐比较清醒的那几个去打水。

       结果厨师把锅立了,醒酒汤的配料都准备好了,打水的人还是没有回来。有几个刚刚清醒过来的请命去探探,雷利想了想,决定自己亲自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 “有什么不敢说的,我是对的啊,你确实好重,我都差点没抱住!”

       “你还真有胆啊!一决胜负吧!你这个混蛋!!”

       “不要,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海贼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   结果就看见那个实习的红发小子把生面孔的蓝发女孩气得猫一样的,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,爪尖都闪着光。而一群没事干的看到了也不制止,都在兴致勃勃的围观。

       问清楚了前因后果之后,在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之前,他果断给了香克斯的脑袋敲了一记。

       “给我适可而止。”他对着香克斯说道,“这件事是你错了,去向这个女孩子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本来很不服,但他顺着雷利的目光,看到女孩原本白嫩的脚上现在布满了细小的伤痕和红肿,上面还有干涸成颜料似的草汁,低下了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 这个确实是他当时考虑不当。

       巴基哼了一声:“反正本小姐绝对不会原谅你的,你的歉意我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也哼了一声,转过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 不过关于今天这件事,既然他没有错,他就绝对不会去道歉的!

       啊嘞啊嘞,麻烦的两个小鬼。雷利叹了口气,转头瞪向了围观的各位:“你们这么闲?”

       围观群众们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好,”对于雷利,巴基的态度就要好了很多,“本小姐是巴基,是来拿回我的鞋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是西尔巴兹.雷利,罗杰海贼团的副船长,”雷利点了点头,一手摘下了香克斯的草帽,一手揉乱了他的头发,“这是我们罗杰海贼团的不成器的实习船员,香克斯。”

       突然强调身份干什么?巴基像是无意间,把手搭在了腰侧的小包包上。你以为我怕你啊!

       就算是在大海上叱咤风云的罗杰海贼团的船员,如此诽谤(说她重)、侮辱(骂她小丑鼻子——在巴基眼里就是骂)、看不起(把她看做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女孩子,而不是一个可以对战的海贼——尤其是在夸奖过她的梦想的情况下)本小姐,也是要付出代价的!

       巴基发誓,这个无礼的红头发,早晚有一天,要让他痛哭流涕来求本小姐的原谅!

       雷利像是看穿了她的心理活动,说,“没有其他意思,说这个,主要是因为……”雷利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巴基小姐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哎?”巴基一愣。不是,你道什么歉啊!她连忙道,“雷利桑不用如此的,这并不关雷利桑的事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 雷利眉头一皱,“不用多说,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失礼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嗨!”雷利一皱眉,巴基就头皮发麻,危机感促使她原本有些随性的站姿立刻双脚并拢,收腹挺胸,腰板直得跟竹竿一样,和军姿比起来就差了一个标准的敬礼。

       “副船长——!船长他——”一个人跑过来,“船长被鸟叼走了——!”
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。”雷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 注意到雷利的目光扫了过来,不等雷利开口,巴基率先说:“我会和香克斯好好沟通的。”至少要把鞋子拿回来再翻脸。

       香克斯也说:“放心吧,副船长。”

       战战兢兢地目送雷利远去,巴基直到再也看不见雷利的身影了,才垮下肩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她和同样松了口气的香克斯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突然就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这样不要紧吗?”完全把之前那场争执抛之脑后,甚至因为刚才的经历而产生了一种莫名亲切感的香克斯走了几步,回头担忧地看着巴基的脚问,“现在还能走吗?”

       巴基的皮肤很白,薄薄的、云朵一样的白,这样的白一旦染上其他的什么东西,比如红肿或者淤青,就会格外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 但香克斯会这样问,倒不是因为这个,主要是巴基对鞋子表现得实在是太执着了。昨天还是避之不及的样子,今天为了要鞋子就直接跳下来了。昨天跑的时候也没见对鞋子这么执着,再配上隔了一天就伤痕累累的脚。

       香克斯觉得自己还是要问一问的,毕竟多少也算是他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 巴基原地踏了几步,奇怪地问:“有什么要紧的吗?”

       这种伤对巴基来说也就是指尖被小刀划伤了,不管也会自己愈合的程度而已,换个时间地点,就这么赤着脚在森林里生活个百八十天不成问题!

       巴基就不是一个娇气的人!

       “本小姐要是说痛,你难道还背我去吗?”巴基上前几步跟了上去,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   两个人本是一前一后,巴基赶了上来,于是就成了两人并肩走。

      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去闯宝藏迷室,巴基也不会为了个鞋子这个样子,那么危机四伏的地方,赤着脚去真心是嫌命长。

       与其说是为了鞋子,不如说是为了她自己的小命。巴基可是非常珍惜自己的那条小命的,虽然在她出海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做好了豁出性命的觉悟,但这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   如果本小姐的死因是因为去闯密室的时候赤着脚,所以中了机关而死。这种笑掉人大牙的死因……本小姐死不瞑目!

       看着香克斯一脸的“有何不可”,巴基嘴角一抽:“幸亏你没有这么干,不然本小姐一定会在你转身的时候,给你的屁股来上一脚。”

       她吐槽道:“我总觉得啊,香克斯你对本小姐肯定有什么让人很火大的、奇怪的误解!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  巴基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香克斯,”巴基的脸色冷了下来,“下次不要在本小姐面前,用这样的表情说这样的话,我会很火大的。”

      香克斯: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 巴基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本小姐拒绝和你讲话。”巴基几步就走香克斯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   落在后面的香克斯露出了委屈的表情,指责道:“巴基你简直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   巴基忍住了反驳的冲动,假装自己是个哑巴,只是实在忍不住背对着香克斯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 然后她走了几步,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   “香……香克斯,”巴基白着一张俏脸说,“本小姐……动,动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也被这个突发情况惊得慌了一瞬,他绕着巴基转了一圈,说:“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还安慰惊惧不已的巴基:“没事的,我这就带你去找船医,我们的船医很厉害,一定可以治好你,不要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 巴基嘴硬:“本小姐才没有害怕!”

       顾及到巴基对背着她这件事的反感,香克斯在抱着她和扛着她之间,突然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也可能是傻了,选择了会占用他两只手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   这意味着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,香克斯的战斗力就是个只能逃跑的10。

       被抱起来的时候,巴基整个人都不好了,只是她现在突然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,只能尖叫道:“香克斯你傻了啊!想死也别拉着我啊!你腰间的剑是摆设吗?你还不快抗着本小姐!这样至少你有一只手可以握剑!”

       香克斯爽朗地笑了:“不用担心,我逃跑技术一流的,大概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谁担心你了!本小姐只是担心我自己的生命安全!这个岛的猛兽还是比较密集的,你昨天应该也猎杀过了才对!”

       “它们的肉非常美味,昨天的宴会大家吃得很尽兴,要感谢它们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可是现在它们可以来吃你了啊!香克斯你个蠢货!还买一赠一一个本小姐,我才不要因为你的愚蠢而被野兽吃掉!”

       根据墨菲定律,巴基和香克斯还真的就刚好撞上了一只饥肠辘辘的狮子,狮子低低地嚎叫了一声,丛林里又探出几只明显也是饥饿状态的狮子。

       香克斯笑:“呀,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都说了要你扛着我了!香克斯你个智障!蠢货!神经病!要过来过来了!跑快点啊香克斯!”

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为什么本小姐突然不能动了啊!不然区区狮子……都是香克斯你的错!抱什么抱啊抱!本小姐才不要死在这里!我的克利尔大宝藏QAQ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夺命狂奔中,香克斯突然缓下了步伐,“啊,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!”巴基突然睁大眼,她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而眼前,血花四溅。

       “香克斯——”

【海贼王】赤犬的生日贺文

观看前提:
1.八月十六日破壳的萨卡斯基,祝你生日快乐!
2.库赞♀×萨卡斯基
3.晋江有同篇,但这是初稿
4.萨卡斯基小名盃盃
5.禁止转载!!

以上!!!

深夜的马林弗多在月光的笼罩下,显得肃穆而沉静,零星几点温暖的光透过窗户,为这个在大海上威名赫赫的海军本部添上了几许寂寥。

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,沉浸在公文里的男人抬头,身材高挑的女子赤着脚,懒懒地站在那里,蓬松地黑发松松垮垮地束起,还有调皮的一缕垂在白皙的脸旁。

“哟!”注意到男人的目光,她还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,好似只是路边巧遇一般,完全没有半夜闯入别人办公室的自觉。

萨卡斯基懒得和她计较这个,他扔开笔,直接大踏步上前,厚重的海军大衣落在了女人的肩头:“你这是个什么打扮?鞋子呢?既然出门就给我好好穿衣服!”

库赞偏头,让萨卡斯基伸手捋顺了她翘起一边的衬衣领子,她撇嘴:“萨卡斯基,你好啰嗦啊。”

年轻的海军将领立刻崩出了一根青筋,库赞伸开手,搭在他的肩头,笑嘻嘻道: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萨卡斯基抬手就把这个对自己的美貌毫无自觉的姑娘的头推远了,他忍不住沧桑地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自从遇见了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,硬是老了好几岁:“库赞准将,我记得你不是早就下班回家了吗?这么晚了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哦,这个啊,”库赞抓了抓头发,“我这不是突然想起,今天你生日吗?所以我从床上爬起来找你了。”

一大把乱七八糟、一看就是随手摘来的花儿被一根花纹特别眼熟的丝带束着,然后被面前的姑娘不知道从哪里掏了出来,塞进了他怀里。

“噔噔噔,生日礼物!”

萨卡斯基面色深沉地捧着这束不管怎么看,都特别可疑的花,陷入了沉默。

“意不意外!”

“意外。”看着亮晶晶的眼眸,他的手在颤抖。

“惊不惊喜!”

他艰难道:“…………惊喜。”

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!”库赞笑得可开心了,“因为我就是从你的院子里摘来的!”

还顺带撕了老子的窗帘当丝带是吧?

妈的!

萨卡斯基深吸一口气:“…………老子的盆栽…………”

“库赞!!!!”

“哎!”见势不妙已经一脚踏出窗户的库赞回头,然后被暴怒的男人一把抓住脚踝,硬生生拽了回来!

“冷静,冷静啊萨卡斯基,”库赞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她伸手就扬起掉落在了地上的海军大衣,罩了身材高大健壮的男人一脸,然后手脚并用地缠了上去,死死地抱住不松手,“冷静!冷静!萨卡斯基我错了!我再也不敢了!萨卡斯基,萨卡斯基……”

“……库赞,”隐忍的男声响起,没有人看到大衣里的男人的脸上绯红了一片,“老子、我不生气了,快给我松开!松手!下来!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松开,”然而库赞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,反而抱得更紧了,“你不要激动,冷静,冷静啊盃盃。”

那你倒是松手啊!

暗红的熔浆滚动着吞噬了雪白的海军大衣,库赞松手,连滚带爬躲宽大的办公桌另一边去了。

“你……”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,“盃盃,我道歉。”

看着库赞讨好的笑,萨卡斯基沉默了一会儿,恶声恶气地说:“过来!你头发乱了,我帮你整理。”

“就知道盃盃最好了!”知道这是不再追究了的意思的库赞喜笑颜开。

“不要喊老子盃盃!”

“嗨嗨,”库赞微微低头,任由身后的男人轻柔地用手梳理着她的头发,“你说不喊就不喊 。”大不了我在心里偷偷地喊。

盃盃,生日快乐!

“萨卡斯基,生日快乐。”

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(二)

1.我就不重复一遍食用说明了(其实是懒)
2.请仔细阅读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的食用说明,因为我不会再说第二遍(其实是在企图光明正大地懒)
4.本文拒绝转载(严肃脸)
5.欢迎小天使们来玩,香巴真的超冷的(哭)
6.香克斯×巴基♀
7.以上!!!

第二章

      森林里的蛇虫鼠蚁总是最毒的,还防不胜防,涂上再给力的驱虫药都没多大的用处,只好自己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 “岂可修!”忍受个鬼啊忍受!!

      巴基半夜又被蚊子咬醒了,她几乎是暴跳如雷般地跳起来,额头重重地撞上了粗壮的树枝,疼得她只能选择深深地捂脸。

     “连你一棵树也来妨碍本小姐!早晚砍了你!混蛋!!”

      她狠狠地捶了下身后靠着的树干,还是选择了和仇恨值更高的蚊子死磕。在眼疾手快地拍死四五只围绕着自己吃饱喝足了的蚊子后,巴基就再也睡不着,只好郁闷地睁着眼睛直到天边鱼肚白。

      夜晚的森林太危险了,还有不知是敌是友的罗杰海贼团在,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 天一亮,她迅速跳下了树,在树林间穿梭,努力摸清楚地形,然后踩点的她好像听到了什么,循着隐约传来的水声走去,就看见了一片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  脚下是一片陡峭得几近悬崖的山坡,细细的水流从上方下来,落在山坡下的小谭里,砸出哗啦啦的声音。

    “哎,瀑布啊。”

      巴基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 眺望而去,天空与大海连成长长的一线,几只海鸥叫着直冲上云霄,又坠下碧波荡漾的海面。

      巴基眼里倒映着亮晶晶的海,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 多么美丽,辽阔的大海啊!

      她撩起耳边的碎发,对着这片大海伸出了手,然后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收紧五指成拳,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。

    “给我等着!本小姐早晚有一天,会穿过你的怀抱,把沉没的宝藏统统搬进我的宝库,然后成为一个财宝堆满仓的大海贼!”

     “这是你的梦——想——吗?超——棒——的——啊!”

      那当然,本小姐的梦想是最棒的!

      巴基先是得意洋洋的笑了一下,低头想要夸奖一下说话的人的有眼光,结果下一秒,反应过来了的她脑海里简直是轰地一声,炸出了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   这座荒芜的小岛只有她和罗杰海贼团那群活人好吗?!

      巴基僵硬着身子,连眼珠子都不会转了,她仿佛是一个刚刚被转了发条的发条娃娃,发条往回转一下,她就把头低一点,等到发条回位,她也把底下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 是一个戴着草帽的红发小子,笑得傻兮兮的,看到她在看他,还笑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 划重点,红头发。

      巴基这一刻简直是福如心至,她也不知道罗杰海贼团几个红头发的,甚至不知道昨天她看到的那个人的红到底是不是红发,但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告诉她,就是这个人!绝对就是他!

       ——这种莫名的预感,我们通常称之为“女人的第六感”。

      巴基立刻就从发条娃娃的状态脱离了出来,她怒火冲天:“偷鞋贼!快把我的鞋子还给我!!”

     “哎?”对于巴基的指控,香克斯茫然脸。

      思绪捋顺了的巴基底气十足,昨天的惊弓之鸟的状态已经被她当成了黑历史压箱底了。此时看着这个看见了她昨天那么狼狈的样子的家伙,如果不是顾及罗杰海贼团可能会把她揍成小饼饼,她恨不得现在上去把人打到失忆!

     “噗哈哈哈,原来香克斯你那只鞋是偷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  一个人笑着弯下了腰,而直到他笑出了声,巴基才发现了这个不知道围观了多久的家伙。

      什么……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?!巴基大惊失色。
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 然后这人话音刚落,一阵明显混杂了好几个人的笑声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  巴基看着接二连三从树林里走出来的人,脸都吓青了。

      她最重要的底气来源是在于香克斯是孤身一人在这里的,所以才敢怼他,这个时候看他不是落单的了,就有点怂了,想跑。

      她色厉内荏地喊:“当然是偷的,不然我还送他一只鞋吗?!”

      不过最后还是没能下定决心跑,她想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鞋弄回来,如果可以,巴基还是不想真的去编草鞋的。

     “既然这样,我让香克斯回去把鞋子带过来给你——?”有人笑眯眯地喊。

      你当我傻啊!要是这小子回头通风报信,带更多的同伴过来怎么办?那本小姐岂不是跟被包饺子一样包圆了!虽然你们现在已经可以把我像包饺子一样包圆了QAQ。

      巴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因为这两天赤着脚行走在森林里,所以已经伤痕累累的两只脚,一咬牙,拼了!

      罗杰海贼团这些年不滥杀无辜的名声总不会是空穴来风!她就赌这么一回又如何!就算她在他们眼里非常可疑,但也不至于一下子就直接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  本!小!姐!就!拿!只!鞋!

      拿完就走,绝不停留,反正你们总不可能在这里开满三天的宴会,第四天才走人!

     “喂——”她对着下面喊,“偷……那个戴草帽的小子——!红头发的那个,要接住我啊——!!”因为有求于人,所以没敢接着喊偷鞋贼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  香克斯一愣,就见那个红鼻子的女孩子张开手,直接纵身一跃,他睁大眼,连忙向目测着的下落地点跑过去。

      跳下去的时候,巴基满脑子都是“本小姐下次一定随身带双备用鞋!”和“一只鞋引发的惨案!”。

      落下去的时候,巴基想着“虽然这个高度顶多摔成骨折,但是如果红头发的小子你没接住我,本小姐以后做鬼了都不放过你!”。

      地面好像近在咫尺的时候,巴基心里就只剩下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了。

      貌美如花的少女从天而降,深蓝色的发丝迎风飘扬。红发的少年张开了怀抱,后退几步接住了少女。那一刻,蓝色的发丝和红色的头发短暂地交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 “哇哦。”已经沦为围观群众的众人不由得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  赌!赢!了!

      巴基的脸埋在少年的怀里,嘴角止不住地上扬。

      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的香克斯只有一个想法,也说了出来:“好重。”

      本小姐好像听到了什么失礼的话。

      巴基在香克斯的怀里抬头,双手搭在香克斯的肩上,咧开嘴阴森森地笑了。

      好像就是这个人,说本小姐好!重!的吧……

      就见她猛然暴起,上身一仰,抬膝就给了香克斯的腹部重重地一击,然后借此力道一个后空翻,完美落地。

      就让本小姐来用行动告诉你,非议一个女孩子的体重会受到怎样的教训吧!

     “啪啪啪,啪啪啪,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  这一套动作直如行云流水一般,干净又利落,激起围观群众的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 “你干什么啊!”自觉无缘无故就被打了的香克斯不干了,“为什么要打我,快向我道歉!”

      彼时的香克斯还没有达到以后就算外人欺我辱我,只要不涉及同伴,就一笑置之的高深境界,尚还年轻气盛的他对于巴基这种恩将仇报的行为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 “打得就是你!”巴基的火也很大。

     “哈?”于是香克斯也生气了,“你这个红鼻子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 “你说谁是红鼻子啊!啊?混蛋!!”最讨厌别人说她红鼻子的巴基立刻跳脚。

      香克斯迟疑:“那……小丑鼻子?”

     “你说谁的鼻子又大又红,是小丑鼻子呢?!本小姐是巴基!以后会成为拥有众多财宝,享尽荣华富贵的大海贼的巴基!给我恭恭敬敬,感恩戴德的记在心里啊!你这个混蛋!!!”巴基怒吼。

      香克斯从善如流地改口:“巴基,无缘无故就打人是不对的,快向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 “做梦!休想!”巴基果断拒绝,“而且你这个家伙对一个女孩子说了这么失礼的话,也好意思装无辜啊!

     “失礼吗?”香克斯恍然大悟,“原来不可以对女孩子说好重的吗?”说完他还嫌弃了一下,“可我说得是实话啊,你们女孩子真奇怪,实话都不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巴基上前一步就揪起了香克斯的衣领子,“快给我把这话收回去!收回去!”

      香克斯:“不要,我说得明明是实话啊,我又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 “你还真敢说啊!”

     “有什么不敢说的,我是对的啊,你确实好重,我都差点没抱住!”

     “你还真有胆啊!”巴基气急反笑,“一决胜负吧!你这个混蛋!!”

     “不要,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海贼。”

      这家伙是在小看本小姐吧?绝对是在小看本小姐吧!巴基阴沉下脸,这下子,她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 “你这家伙……”

【海贼王】红发马戏团(一)

食用说明:
1.本文晋江同名不同步连载
2.本文极度ooc,请及时排雷
3.本文人物的智商上限就是我的智商上限
4.你可以说我剧情智障文笔垃圾不知道写得什么玩意儿,怎样都可以,但请不要对我笔下的人物指手画脚,不然你被怼了,不要怪我脾气暴
5.本文是香克斯×巴基♀CP
6.以上!!!

第一章     

      跨过潺潺的小溪流,淋过雨的空气清凉凉的,还带着一股湿漉漉的水汽。风慢慢地拂过,轻飘飘的,就像是森林温柔地轻轻抚过你。

      然而巴基的心头一片热血沸腾,热得五脏六腑都好像在微微发烫,不但没有感觉到凉意,额头上反而生出了许多细汗。

      她从腰侧的小包包里轻轻抽出了一卷发黄的纸,小心翼翼地展开这张边缘残缺不全,一看就年代久远的藏宝图,细细对照着图上的线条和面前的山岭。

     “找到了!”巴基面上浮现出兴奋的神色,又被她强行压下。“克利尔大宝藏,是本小姐的了!”

      绝对不会错的!就是这里,克利尔大宝藏,就在前方!

      迅速又妥帖地收好藏宝图,巴基加快步子往前走,脚尖点起又落下,脚步轻快得就像是丛林间嬉戏的小鹿。

    “啊哈哈哈哈,财宝我来了,等着我啊!本小姐一定会好好待你们的嘻嘻。”

      事情的起始,请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几天前的一个平常的傍晚。

     “给我来一杯黄油啤酒。”

      在这个海贼横行的时代,酒馆里总是塞满了长相各种千奇百怪的客人,什么样的种族都有,唯一一个的共同点,就是都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  酒保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了,但当巴基开口的时候,他还是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  虽然声音沙哑得如同八十岁的老妪,全身被黑斗篷裹得严严实实,连头发都被压得低低的兜帽遮得是真真正正的一根头发丝都没露,但酒保一眼就将她唇上鲜嫩的自然红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  到底是太年轻……

      酒保低垂下眉眼,为这个被唇色出卖的黑斗篷端上黄油啤酒的时候,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:“请问您的口红是在哪里买的?小女年少时也很喜欢这款口红,常用。”

      本小姐天生丽质,从不涂口红那玩意儿好吗?你瞎啊!

      巴基的第一反应是这个,然后才反应过来酒保的意思。她低下头,唇瓣撞上了啤酒杯的杯沿,黏在上面不动了。

      该死的,竟然被认出来了,明天我就买个口罩带上,本小姐的伪装必须天‖衣无缝!

      吵吵嚷嚷的酒鬼们是对于势单力薄的巴基来说最好的情报来源,虽然大部分都是扯淡,但偶尔还是有意外的惊喜藏在其中的。

      就比如此时,一个已经喝得神志不清的海贼突然拍案而起:“我告诉你们嗝,什么杰克大密藏都是扯淡!我嗝,我们船长嗝,找到了更……”

    “你喝醉了克里!”

      虽然很快就被同伴们捂着嘴镇压了,巴基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  巴基的小心思已经转开了。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很大嘛,一看就是掌握了什么宝藏的线索。要怎么避开他的同伴,撬开他的嘴呢?

      不不不,也许不一定要这样,会打草惊蛇的,如果潜入他们的海贼船的话……也不是不可以,但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  巴基果断放弃了这项风险较大的提议,她在心里摩挲着下巴。

      所以果然还是要老办法,先撬开他们其中一个的嘴,得到宝藏的线索之后,再去海军举报以绝后患吗?

      那个标志,也就是个四千万贝利的杂鱼海贼团而已,就算有漏网之鱼,大不了直接打啊,本小姐就没怕过这个!

      思绪流转间,一个海贼团覆灭的结局已经注定了。

*********

     “哇哈哈哈哈,小的们,尽情喝吧!要开宴会了!”

     “宴会!宴会!”

     “让我们为宴会干杯!”

     “干杯!干杯!”

     “不要只顾着喝啊你们!快给我过来帮忙干活!!”

     “哇,雷利发火了,快跑!”

     “副船长生气了啦啦啦!”

     “船长加油!努力逃脱副船长的制裁……痛!”

      这真的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罗杰海贼团?这一群逗比是靠搞笑的技能笑死海军和其他海贼团的吗?!

     “噗。”

      目睹了爸爸(雾)雷利暴打了调皮捣蛋大儿子(大雾)罗杰,顺便收拾其他被带坏的儿子(弥天大雾)船员这一现场的巴基一时没忍住,漏出了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  于是她连忙捂住嘴,虽然见罗杰海贼团的人仍旧在无知无觉地笑闹着,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她突然发出的声音,但出于谨慎的心理,她还是迅速悄无声息地隐入了森林深处。

      也就没看到,在她走后,一个红头发的少年在雷利轻轻的一瞥中,跟着她的背影闪进了森林里。

      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哥尔.雷利的大儿子.罗杰笑嘻嘻地敲着空了的酒瓶子大声喊:“宴会!开宴会!”

     “哦!宴会!宴会!”

     “雷利,宴会怎么可以少酒呢?酒酒酒!我们要喝酒!”

     “要喝酒!要喝酒!”

      雷利看着大家纷纷被罗杰鼓动,捏紧了拳头:“给我适可而止啊你,少给我添乱!现在就喝光了,到时候开宴会你喝水吗?!”

    “痛痛痛。”

    “哈哈哈哈,船长又被打了!”

    “哈哈哈船长活该啊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 这边的罗杰海贼团笑倒了一片,那边的巴基也不成多让。

     “噗哈哈哈哈,真是一群有趣的笨蛋噗,哈哈哈笑死本小姐了哈哈。”

     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,还被跟踪了的巴基手里拎着鞋子,赤着脚踩在小溪里光滑的大石头上,捂嘴笑得泪花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  也是有小溪的流水声作底,她才敢真的笑出声来,一点都不遮掩自己的动静。

      小看罗杰海贼团的人估计坟头草都有丈把高了,本小姐那么聪明伶俐,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?

      罗杰海贼团对此笑而不语,跟踪状态中的香克斯发来贺电。

     “原来大名鼎鼎的罗杰海贼团是这样的吗?感觉完全不一样呢。”巴基歪头踢了一下水面,眼角余光间,好像有什么红色的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 她瞬间就进入了战斗模式,面上依旧笑意未散,就像是突然玩水玩腻了似的上岸穿鞋,然后就见她微微侧过脸,手一晃再一抖,几柄小刀就飞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  她本人却是迅速扭过头,几乎是在小刀离手的同时,脚尖一点,连鞋带被她突然发力而震散,而导致一只鞋子滑脱了都没停顿哪怕半秒,轻盈而又迅速地进入了森林更深处。

      尤其是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刀剑碰撞的声音后,速度快得就像是吹过树木枝桠的一阵风,眨眼就从这头到了那头。

    “好快!”香克斯傻眼。

      他感觉自己也就是劈开了飞刀,原地就只剩下了一只鞋。

      他有那么可怕吗?

      香克斯哭笑不得:“我们没有恶意的。”只要你对我们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 “不过这个家伙的鼻子真红,就像是小丑一样,好有趣的样子。决定了,”香克斯眨了眨眼,“下次再遇见的话,邀请她来参加宴会吧!”

     “而且,”香克斯捡起鞋子晃了晃,“还需要还鞋子。看着也没有备用的样子,总不能赤脚走吧。”

      于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回来拿鞋,毕竟不可能赤着脚去闯宝藏密室,除非她是去自杀的巴基看着空无一鞋的小溪边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 “该死!该死!该死!”巴基恶狠狠地用牙齿磨着自己的大指姆的指姆,赤着的那只脚不停地踹着树干,引来不少叶子纷纷扬扬地落下。“卑鄙的罗杰海贼团,这是打算让本小姐自投罗网吗?”

    “开什么玩笑!本小姐看着是那么蠢的人吗?一双鞋而已。本小姐还没有海贼船,没有找到伙伴,没有去真正的大海上冒险,怎么可以止步在这里啊!就算是罗杰海贼团,也是做梦!休想!”

    “大不了克利尔大宝藏不要了!本小姐三年后再来!岂可修!”说着说着,巴基的心活似被压成了薄薄的一片,“心好痛,我的财宝QAQ。去死吧罗杰海贼团!本小姐早晚有一天会组建我的海贼团,到时候抢光你们的财宝,当着你们的面一件一件地搬走,让你们只能看着财宝哭!”
    
      放任自己沉浸在了这个美妙的设想中一分钟,巴基也开始冷静下来。

    “现在就说放弃克利尔大宝藏还太早了,而且这次放弃了就只能三年后再来,谁知道三年后会发生什么。幸好根据藏宝图的记载,后天才是宝藏开启的日子,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 巴基自己开始慢慢捋顺被突发情况炸成一团的思路。

     “被发现、跟踪了又怎么样,罗杰海贼团看着只是路过休整,根本不知道这里有克利尔大宝藏,不然也不会心大到就在宝藏的入口开宴会。”

     “大家萍水相逢的,本小姐干什么了没有,什么都没有!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不死不休的理由!至于鞋子,大不了本小姐直接编一双草鞋算了。”

     “克利尔大宝藏注定是我的!要妨碍本小姐,难道他们还能在原地开三天的宴会吗?!”
    

昨天的成果
处女作
不要问我配色为什么那么丑,我也很绝望
比心❤

忙活了一下午,总算搞定
新手,请务必爱护我
当然,言之有理者当我没说
你的提议便是我的进步
比心❤

叶神生日快乐!来张虾解馋。